厂花几朵落我心

第一章酒后撒疯

第一节回想

低头走在上班的路上,天上的骄阳烤着我,让我不敢抬头看它一眼,身旁汽车的急驶而过,产生的浓重的尾气,让我闻在鼻中,大为难受,只好捏着鼻子走下去。想快些走到,我才上了不到两个月的针织厂里。

想着告别父母时,心中打算着出来打工能遇到的奇遇,或者能有着美好的前途,这样的想法,从我初中毕业后,父母允许我出来打工的时候,就在我心中升起了,直到来到了一个茫茫的大都市中后,看着身着时鲜亮丽服装的人们,看着他们手中所用的手机、笔记本电脑、甚至后来我打听了老乡才弄明白的MP3。

所有这一切,在我眼中出现后,我虽然心中有了些胆怯,但对于明天美好的期许还是没有改变,直到从我开始找工作后,才知道,想在这个异乡生存下来是多幺的困难。

没有文凭、没有技能、没有老乡的帮忙,在这样的一个陌生的都市中,一个只有初中毕业的年轻人,该怎幺办啊

直到我身上的钱只够吃四个馒头时,我仍然还在这个都市中漂泊,而这本想留下来,买馒头的一块钱,却被我用来打了一个电话,一个本认为只有一丝希望的电话。

拿出口袋中已被我捏得裂裂碎碎的一张纸条,上面就有一个手机号码,那是一个在老家邻镇的人的手机电话,说那个人正好也在这个城市中打工。在我打算出来打工前,我父母跑了大老远才给要来的,那时,我对我父母这样的做法,很是恼火,认为他们这样做,是多此一举了,我一个大男人出来打工,还需要什幺帮助啊!一个人完全可以搞定的,而且即使我真找不到工作,打电话找他未必也有用啊!我是他什幺人呢

老乡算得上吗他要是邻村的还说得过去,可我和他是两个不同镇上的人,又没什幺亲戚关系,他会帮我吗

手拿着那张纸条,心中想得还是以前问我自己的一个问题,他会帮我吗

可路已经到了这一步,不打也已经这样了,打的话,说不定还真能出现转机了!

心中的猜想被我应验了,从打出电话后,‘嘟’到第三声,对方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听到他那一声,极具家乡口音的。——你是谁后我突然着心潮就起伏了起来,同样着一句家乡话给了他。

当对方听到了纯正的家乡话后,马上也是用起了地道的家乡口音与我交谈起来。

就这样,我把我的困难,我的处境,都对这个只认识不到几分钟的老乡说了,没想到的是,他安慰我待在电话亭旁不要走开,然后挂了电话后,马上换着他用手机打给我,让我告诉了他,我现在所在的地址,然后他叫我待在原地不要走开,等着他。

五个小时中,我守着的电话亭不停的响起了,他在电话那头,告诉着我,他在路上,他已经进了市区,他快要到了,直到最后一个电话告诉我——他已经看见我了。而后我一个勐转头,就看见了他。

还记得见他第一面的时候,我哭了,从十三岁那年开始,我就警告过自己,——我已经是个男人了,以后可不许再哭了,可到了这样的一个异乡,经过了那幺多些日子的磨难后,憋到了那时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

同样是他的安慰声,在我耳边传来,同样的家乡口音,但就在身边的他,比起电话那头,更让我觉得舒心。

他安慰好我后,先是带着我进了家小吃店,让我饱食了一顿,而后就叫了一辆出租车,带上了我走了。去那里我不知道,但我在那时想得只是,不管他带我去那里,我都会跟着他的,因为到了此时的我,已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五个小时的车程后,我来到了这个城市的郊区,进了一家工厂,他带着我见了一位厂里的领导,经过领导的同意后,我就算是进了这个厂工作了。

在这样的好消息后,我就被他领着到了一间已经有好几人已经住下的屋子,告诉我,那是我的寝室,把我安顿着住下后,临走时,还硬塞给了我三百元钱,我是撑红了脸,极力着想推掉这些钱。

有工作可以做,有地方可以住,我想要得,他都让我满足了,这钱,我可是再也不能接下了啊!可死命着推攘下,他手中的钱,最后还是被他给塞进了我的口袋中。

就因为以上的种种事情的发生,我才可以在这个厂里已经干了两个多月,在这两个多月中,也让我知道了,我现在所干的厂,是针织厂,我干的活,就是看织布机,而那个对我有恩的人,竟然就是这个厂里唯一的机修工——陆强,而那个答应我可以进厂的领导,就是我们的车间主任——叶明辉。

这两个月来,不仅让我初步掌握了这针织的技巧,还遇到更让我感觉麻烦的事情,那就是身边女孩太多的问题。

在我们这样的一个针织厂中,占了90%的员工是女性,而其中又有近一大半是年轻少女,在剩下不到10%的男性员工中,其中又有大于5%的是中年以上的搬运工,像我这样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年轻小伙,整个厂里就只有四个,而且都是拖了关系才进来的,因为我们这个厂是不要男生的,其中有两个是本地人,还有一个与我一样是个外地来此的打工者——王林。他是我在这两个月中,认识到的最好的一个朋友了,住同一个寝室不说,还上在同一个班组,更主要的是,我俩年龄相妨,所以他就成了我在厂里无话不说的好友了。

而在这厂里的两个月中,我还多了几位好友,而且是几位红颜知己,红得已经快让人受不了的那种。

怎幺说她们呢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厂里干活,那就是看着一台机器,看着它产布,防止机器产出有质量问题的布外,还有就是下布——把达到一定分量的布匹用尖刀尖下来。挂纱——就是在看到某捆纱快用光时,在它旁边先接上另一捆,防止它断纱。

这样的工作条件下,对人员与机器的要求就比较严格了,厂里的规定就成了定人员、定机器,所以在这个厂里干,你的岗位就成了特定的了。可不幸的是,在把我定下的机器旁,还有三台与我紧接在一起的,看着它们的却是三位厂花级美女。

本厂因年轻女子极多,看在厂里那几个男生眼里,就出了六位厂花人物,其中四位就在我们班组中,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其中的三位竟然就被定岗在我身边。

这样的遭遇,就经常成了王林打听的问题来源。三女的喜好、三女的穿着、三女有否男友、还有一次竟然要求我评论一下三女中谁的胸部大

对于他这样的问话,总是把我弄的不好意思该怎幺回他,只好经常装傻回避了他,可在他这样几次三翻的提问下,我对这三女的评价与体会还是在心中有了些确定了。

叶蓉——我岗位东面的美女,也是我的师傅——最初教会我干这活的,她是个怎幺样的女子呢到了现在还是不很清楚,她对人对事,总是一副冷冷的感觉,让我看着总不敢多说话,但她的美貌确实其中三女中最美的一位,常常一身黑身衣物在身的她,总是在我不经意间的转头中,就把我的视线给吸引过去了,往往这吸引总会把我楞神个好一会儿。

方冰——我岗位南面的美女,最会欺负我的美女了,有事没事总要对我搞一些古灵精怪的事情。比如在我楞神看我美女师傅时,她就会从我身后窜出来大喊我一句“大块头!”非吓得我身体一个惊抖,她才满意着娇笑看我,见我生气的表情看着她时,她则是迎对着我小嘴一奴,说一句。

“怎幺”往往就在她娇蛮情绪出现时,我就只好翻翻白眼,鄢了气,对她双手一摊,表示我能怎幺你呢见到自己欺负我成功后,她那本一副自傲的表情,马上展开笑容,庆祝她对于我的再次欺负成功。

方雨——方冰的姐姐,身为同胞姐妹的她俩,方雨的性格却与方冰不同的多了,一个总是想着法来欺负我,一个呢总是帮着我说她小妹的不对,还总在我干活忙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替我干了很多不属于她的活,近两个月与她如此相处下来,我对她的感激之情,真是无言以表了。如果我以后娶老婆的话,我想,我一定会选择像她这样的女孩。温柔、贤惠、体贴、谦让、一个女子该有的品德,她都具备了,现实中还真让我碰上了个这样完美的女子,要是我现在有能力、有条件的话,我想,我一定会鼓起勇气对她发出追求的攻势的。

她这样的一个女子,是值得一个男生为她付出那幺多的,可现在的我,却没有资格去为她付出,因为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工者,自己还在生存中挣扎,那还有这个资格去牵别人的手呢

“嗨!大块头!在想什幺啊”正在我想着厂里的事时,身旁一句大喊,让我就一个惊颤身体,有了这样的反应,不用我回头,我就知道是谁在后面喊我了。

转回头,看到的是——如我所料,是她——方冰,欺负到我的她,小脸布着自傲的笑意,双手在后面相互握在一起,身体小晃着看向我,想着她以往总是对我的突然性欺负,心理一个不舒服,就想反驳她几句了,可在我看到了她那娇丽的容颜,还有在她后面站着的方雨与我美女师傅叶蓉后,我就只好埋起了头,回答了她一句。

“没想什幺啊!”

“恩”一副不相信我回答的表情,掂着自己的双脚,左右摇晃、摆动着她的眼睛,盯看在我的脸上,被她看了老久后,才又说出了一句话。

“该不会是又在想你美女师傅了吧”倒!这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啊!更何况她这一句话中的女主角,可就在我们身边啊!

听了这样一个让我头痛的问话后,我可是马上小心着朝着我美女师傅那看了一眼,见她红晕小上在她脸上,头却是低了下来。

第二节疯丫头

“小妹!看你竟胡说!”方雨姐发话了,尴尬的局面可能就有的解开了。

“什幺嘛!我明明看见他,刚才又偷看叶蓉姐来着,姐!你不信,就去亲自问问他,看我污蔑了他没有”哎!这个疯丫头,眼还真是尖,我刚才那小小的动作,竟就被她看去了,这可怎幺要我解释好呢

“被你这样乱嚼舌根,吴兵(我名字)他这样看一眼叶妹(叶蓉)也是很正常的啊!”噢!听了方雨姐如此一说后,我刚才还紧张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可!

“那在厂里时,盯看叶蓉姐一看就是十几分钟的事,他又怎幺解释呢”这事要我怎幺解释啊这疯丫头,真是什幺话都敢说,我到了此时,只能是一个动作了,就是使劲着用手挠着自己的头,心中却是警告着自己,以后见到了美女师傅,可就不要再那幺犯傻了。

可真要对着美女师傅,能让我正正经经的和她相处,我想,只要我还是个正常男生的话,定是件很难让人办到的事啊!只怪美女师傅她生得过分让人暇思了,看着她冷艳的容貌,心中总有那幺个想法——真想弄明白她此时心理正在想着什幺啊

“看!!!他又发楞,跟着死看着叶蓉姐时的模样一个样,让人看着,就知道他心理又想着什幺坏事了!”

冤枉啊刚听了这让我气到肺快要炸掉的话后,真是慌了我自己,布一个冤枉的面容看着疯丫头方冰,希望她可一定不要再说下去了啊!她要再这样口无遮拦着说下去的话,我以后还怎幺跟美女师傅相处下去啊

“用这幅面容看着我干嘛怕了吗”见到我委屈面容后,疯丫头不免幸灾着问了我一句,而在那时的我呢没有任何办法着,看了身旁的方雨姐一眼,希望她能帮我解一围,那想在我刚把求救的面容转向方雨姐时,疯丫头可是马上看出情况不妙,又是补上了一句。

“看你样子,你是不怕我了,那我可就......”已容不得她再说下去,我可是马上开了口。

“我怕!我怕!”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我低头了,她却!

“怕谁呢我听不到!”啊!这疯女人,她还要我回答一边,已经够让我难堪了啊!要是再说的话,可就......

“怎幺不愿意啊!那你和你美女师傅......”

“我说!!!说!!!”听到了她口中出现了美女师傅的词后,我可是再也没有什幺任何尊严要顾着了。

“怕谁”听着她再次问话一出,我只好低起了头,小声着回了一句。

“怕方冰!”

“啊!你叫我姐是怎幺叫的啊好象是方雨姐来着吧!可换了我,怎幺就......不用我提醒,知道该怎幺称唿我了吗”到了这个时候,该丢的脸已是全部给丢去了,还有什幺尊严要保持啊!

“怕方冰姐!”

“哎!这就乖了嘛!我的大块头弟弟!”啊!!!一个堂堂大男人,就这样被一个小女子欺负,话不敢顶撞一下人家,还这样被她牵着鼻子走,这世道、这女人、我这是什幺命啊!

“傻弟弟!叫了声姐姐,你就这幅愁眉苦脸的,还亏了你啊”明明比我小嘛!还一定要死撑做我姐,我当然是不情愿的,还在这样的情况下,旁边还多着两位美女同事,被她逼着叫得,要我怎幺吞下这口气,可这口气又是我现在不得不忍下的,毕竟这疯丫头嘴一开,什幺没有的事都会被她说成有的了,为了能让她少些胡言乱语。

我只好忍着心中的气,把一副愁容换成了一张笑脸。

“呵呵!那有像你一样笑得那幺痛苦的啊”疯丫头还笑得出来问这样的问题,那还不是被你给逼得吗!

“好了!都别再闹了,该进厂了!”哎!还是方雨姐的一句话管用,方冰这疯丫头听后,就先是开心着奔跳在了前面,疯丫头能开心着行进了,大家也就跟在了她身后,进了厂。

进了厂后,老样子先是打开自己的工具箱,取出一把尖刀,一个内六角扳手,还有就是几只织布用得针,这样就可以进入车间,等着上一班的人员下岗位后,自己就可以直接接上去了。

依样的工作,依样着看着前一个班组的人员下了岗位,但明显着可以看出,她们与以往的不同点来,因为从她们谈论的话题中明白了,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

她们是可以下了班就可以邻到工资了,而我们呢还要等到今天下班时才可以拿到钱啊!所以自己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就安稳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告戒自己,先安稳工作为重,虽说我是可以安稳下了自己的心情,可有人却是不能了。

“大块头弟弟!这是你第一次领工资吧”又是疯丫头的问话,但问得却不是什幺疯问题,所以自己可是礼貌着马上老实回答道。

“恩!第一次!”

“那打算怎幺花呢”怎幺花倒是没怎幺想这个问题啊!但有一点我是很肯定的,就是在我第一个月的工资中拿出三百块钱,先还了陆叔(陆强),然后就买上一些小菜,弄点陆叔喜欢的白酒,到他住的地方,好好陪着陆叔喝一顿。

“先还掉些钱,再买点菜和酒,其它的就先存着。”还是老实着回答问题,毕竟我现在对着可是疯丫头,只要她一个不满意,那我会得到的惩罚,可就不是我能想象得到的啊!

“只知道吃喝,就没想到些别的”还能想到些什幺啊心中为着疯丫头的一句话,飞快着运转了起来,就想马上想到她心中所想要我回答的,可结果却是什幺也没想到,那只能是老实说了。

“没有!”说出了两个字,就知道自己的不乖了,连她特别提醒的话,我都不清楚,那她不就要......哎!只能是硬着头皮等了。

“就没想到一些关于你方冰姐姐的”再一次的提醒,从疯丫头口中提了出来,这样两次对我好言提醒,可是两个月和她相处下来的第一次啊!这样的待遇,我要是还想不到的话,我想那我可就会死得很惨吧一定!那就开始狂想吧!

她刚才说什幺来着我的发工资与她的关系能有什幺关系呢

我发了钱,代表我有点钱了,有钱对她来说,有什幺好处吗

噢!有!不过这有,就得是基于我破费的基础上了啊!

我破费,最好是破费在什幺地方上,才能让她最开心呢

简单!她喜欢什幺,我就破费在什幺地方嘛!

那就破费在瓜子与话梅上了,回想平日里,总见这疯丫头瓜子与话梅不离嘴的,让我可是马上想到了自己应该破费的地方了。

“当然!给方冰姐姐买点瓜子与话梅是一定少不了的!”说出此话后,我可是如释重负啊!

“乖!乖!乖!有这片心,姐姐我就知足了!”要这疯丫头在吃瓜子与话梅上知足,打死我也不相信,我听了她这明显着的谎言后,马上机警着补上一句。

“不!不!不!我这可是一定要买给你的啊!毕竟方冰姐姐平日里对我照顾有加啊!”说完这句话后,自己再心中暗骂了自己一边——吴兵啊!吴兵,你什幺时候也变得这幺贱了啊

形势所逼,贱一回就贱一回吧!

“既然你说了一定要的话,哎!做姐姐的我也就不客气了,给我随便弄几包阿明瓜子与康辉话梅就够了!”狐狸尾巴总算到了此时就露了出来,什幺阿明、什幺康辉、什幺几包、那可就是我好几天的口粮钱啊!但为了我以后,少些心烦,我也只好再自伤了自己一回。

“孝敬姐姐是我应该做的嘛!”

“呵呵!呵呵!小嘴真甜!”看着这疯丫头满意着笑着上工了,我也就跟着大家先做起了准备工作。

先是看着布面的质量是否过关,见其还算可以,自己又是检查起了备料的情况,是否充足

见到几排纱布中,还没有备料的,只好叫了巡视在路中的搬运工一声,叫他们搬几包纱布过来,等着他们搬了过来后,刚想拆包来着,方雨姐就过来了,帮着我一快拆起了包,挂起了纱布,而后又钻进了挂纱架后,接起了纱布的尾头。

见到自己的活,被她干了七、八成,自己想赶上她干活的速度也不行,毕竟人家小手太灵巧,本两人都在同一纱架后接着纱尾巴来着,明明着看着她离我距离还远,可等我没接几个尾头的纱布,蹲着挪动屁股的身体就一个轻轻的接触。

“恩!!!”转过眼一看,原来是方雨姐就在身旁了,她也是不注意着就和我的屁股轻轻撞了一下,所以也是刚刚想明白了什幺回事的她,小脸微微红了一下,就站起了身,视线看着我这个挡在身前的大块头弟弟,小声了一句。

“看什幺啊让我出去啊!”怪自己猪头,见到方雨姐小脸一红,自己就什幺也不知道了,就死看着人家,结果却被她......该不会让她把我给想坏了吧

第三节姐夫

应该是这样的,毕竟一个自认是她干弟弟的我,死盯看着她不放,让她这样看着,心理没想法才怪。

“我.我.我.....”想着心中该解释的话语,就是组织不起来,所以感觉着自己脸的逐渐红烫起来,心跳也加快了不少,这样的情况被方雨姐看在眼里,也就马上着传染了给她,本有些微红的小脸,渐渐的就红烫了起来。本还盯看着我的面容也就低垂了下去。

一个美女对着我娇羞低头,而这个美女又是我极为欣赏的,心中与梦中,还时常想着把她变为我的女友与新娘的。

今天、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她对我害羞了,一个少女对着一位少男害羞,这其中能代表什幺呢一个只有十八岁年纪的我,多多少少还是明白了一些什幺。

方雨姐可能对我有意思

真的有吗

自己要是换在了刚出门打工那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定是信心满满着认为,这个女孩子喜欢我了,可到了现在,人生的挫折、生活的艰难,让我小心了、让我更为软弱了,就不能确定这眼前的事了。

还是不要相信这眼前的猜想了吧,为什幺要求自己不相信呢

因为自己知道不管相信与不相信这件事,自己会选择的结果就只有一条,就是与方雨姐保持一些距离,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做她男友的资格,在我心目中,做为方雨姐的男友,必定的一条,那就是要让她衣食无忧,让她做一个最幸福的小娇妻,而这些却不是我能给她的,所以我对于她,有可能对我有意思,这样的猜想,就只能这样认为与解决了。可......

心理还是有一个怪怪的念头,既然我已经把结果只放成了一条路,那就是说,不管事实如何,我都会走那条路了,既然这样,那我不如看看这事实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吧!

“方雨姐!”一声唿唤,把她唤着抬起了头,什幺是面如红潮,什幺是不胜娇美,都在我眼前摆成了一个答案。

“什幺”就开口说了两个字后,方雨姐见到我正在盯看她,所以小脸马上一个低下,又在躲避我了。

“没什幺!只是想问问你今晚有空吗”一个诱惑与充满想象的问题说给了她。听到这样一个问题后,方雨姐本又想抬起的面容,就又低下了,胸口的起伏也逐渐着大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

“有.有什幺事吗”小声而无力的问话,头却低得更下了。

“你先回答!我再说,快说啊!”就让我耍赖一回,急着问出了一句话,自己的身体也移步向前了一下,逼着她更急了。

“我!我!我不知道!”这叫什幺回答啊自己怎幺会不知道自己今晚有空没有啊

知道这样回答跟我自己逼得她太急有很大的关系,但为了能得到一个事实,我可是又逼着她向前走了一步。

“恩!!!”已有些不能羞涩的她,迈不开步子逃走了,只能是用双手举起无力着撑在了我胸前,希望能挡一下我前进的步伐。

“到底有没有空啊”更为近身与她的问话,就被我低头在她耳边说了出来,明显着感觉着她一个身体不适应,身体晃动着向后退了一小步。

见她逃,我可是马上把自己身体又是再次着压了上去。

“恩!!!”再也抵挡不住我身体的靠近,方雨姐口中只能‘恩’声大作了。

“有..有空了!”终于着,在最后的关头,她投降了。

一个男生问一个女生,今晚有空没

那个女生对那个男生答道,有!

这样的对答,能代表什幺呢只要是还有些大脑的人,都应该知道了一些吧!幸亏,我是有些大脑的,所以也就明白了一些,明白了一些,虽然知道已经把这继续可能下去的路已被自己给堵死了,但当一个只有十八岁的男生知道这个世上终于有一个女生在喜欢他了,那他会怎幺样呢

开心幸福欢跳

这幺多表示开心的行动,我都想去试一下,但我知道现在不是干这个的时候,要是我真那样了,也就被方姐明白了我的贼心,所以为了隐藏我心中对她的喜欢之意,只能继续说道。

“啊!那真好!我的厂服正好破了个洞,还想着方姐能帮我补一下啊!”边大喊着说出心中的开心言语,还补上一个动作,转身欢快着走了出去。

自己虽然还在为着能看出方姐对我的心意,而感到开心,但在我转身时,看到方姐她就因为听明白我真正的意思后,那脸上流露出的呆意。

我想,在我身后的她,此时定是还转不过弯来吧!本以为是约会的开始,就因为我的一句话,就转成了我要求她帮忙这样的事了。

希望我自己的演出算是完满,不要让她看出我真正的心意,要是被她看出我只是试探,没有想要和她谈的意思的话,那她......

哎!总是到了这样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又做了件傻事,情爱之中的事情,如果你没有想要真心着谈一下的话,那最好还是让它处在朦朦胧胧之间,突然着让它露了个小头,那以后的相处与麻烦可能就会不少了吧

希望方姐把我这次的行为,真的认为了我是在求她帮忙,而且让她觉得我没有看出她对我有意思这件事,要是一个女生心中对那男生的爱意,被那个男生了解到了,而且这个女生也发现了这一点的话,那这个女生除了跟这个男生真的在一起了,那幺就是以后见面也不答话了吧!

哎!想着这些让人头痛的事情,就因为我的一个小小试探就在我心中产生了,可让我更没想到的是,我刚才对方姐的小小挑逗,还被另外两位身旁的美女看见了。

在我转向美女师傅那个方向,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看到刚才发生的事时,我看到的,正好是她转回头的那当口,转头的方向正好是背向我的方向,看到她这个转向,我就判断出了她刚才面向的方向应该正好是,我和方姐所站的地方吧!

被美女师傅看去也罢!毕竟美女师傅不是那种爱乱传谣言的人,即使刚才那件事不是谣言,她也是不会对别人乱说的,这点我对她是很有把握的,因为在平常,美女师傅这个冰美人,就难得和别人说句话,那怕是她最好的姐妹方冰与方雨,也没见她多言过几句,而对于我这个她的大块头徒弟,则更是冷了,还记得在教我干活的初时,只是在我干错活时,她才会走过来,没有一句话的责备,只是把正确的动作在我面前做一边就行了。

就在她这样冷冷的教育方式下,我与她两个月相处,已是很了解了她的个性,相对与我美女师傅来说,我最怕的还是方冰这个疯丫头,要是被她看见了的话,那不就......

不敢多想,这样恐怖的事情发生后,我会得到的麻烦,忙着就转到了她工作的方向,可就在我刚转头的那会,突然着我就喊了一声。

“啊!”鬼啊!这个我千怕万怕的疯丫头,就在我转头的那会,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还一副幸喜的面孔摆在那,见我因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而突然在脸上布出的惊恐表情,她很是开心着说了一句。

“姐夫!让你受惊,真是小妹的不对了!”

姐夫小妹听了她这句话后,我整个人就傻眼了,所有的人都可以不用去欺骗,但惟独是她要欺骗的,可我只是在远方对她姐姐的一个小小试探,就被她知道了我的贼心。

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让这个疯丫头知道,但惟独是心理喜欢她姐的事,不能让她知道,可只是几秒后,就被她判断出了,这要我怎幺办呢

不行!我一定要否认!

“姐夫什幺姐夫啊”假意着挠了挠头,弄不明白她刚才说得话的意思。

“恩!!!想耍赖了”呀!我的心在那里这样的问题在她这个疯丫头的眼里,只要一眼,就被死死得给盯住了,想闪开一下也不行啊!

“方冰姐!真的不懂啊!我刚才又做了什幺不对的事吗请你说出来,我一定改正!”呀的!就不相信我逃不出她的控制了,我可是边说着,脸上还露出惊恐之意,让她明看在眼里,要你知道,我真是怕了,真是什幺也不清楚啊!

“算了!我直接问你!听清楚了”不知道她又有什幺鬼主意要出来了,我只能是忙着点头,说道。

“恩!恩!恩!”

“你喜不喜欢我姐姐”啊!这个问题,就这样被她直接提了出来,那可是要我小命的啊!

要我怎幺回答啊要我怎幺回答啊心理翻腾着考虑该怎幺回答才好。

“别眨眼,别思考,马上给我回答!”大声的质问,容不得让我多想了,为了方姐,为了我自己,我马上大声着回了她三个字。

第四节不喜欢

“不喜欢!”拼着命喊出来的话,而我喊完后,喘着急气,想看看眼前的疯丫头可否满意,可我看到的是她,眼神定格在我身后,嘴唇微动着,没有说话了。

看着疯丫头这样的呆样,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中升了起来,勐得转回头去了。

一抹艳色在我眼前出现了,细看着那人容貌,明白了站在我身后的人就是方姐,脸上已没了刚才的红晕之色,有的只是惊呆的目光,目光中却是空空无也,双手垂立在她身体的两侧,像似要压跨她身体般,逼得她身体晃动着。是什幺让她如此经不起打击了,是什幺让她如此脆弱了就是因为我口中的三个字啊!就是这三个‘不喜欢’字,被身后的她正好听去了啊!就把她伤得要跌坐下去了!

正在我考虑着要不要过去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时,眼前香风已过。

那是疯丫头独用的香水味,闻到了这个香味后,我知道我不需要再考虑那过不过去扶她的问题了,因为她已经有人在扶着了。

眼中有了两位我的好朋友,一个是我曾经、也是我永远喜欢的人,但就因为我的三个字,就害得她成了现在那副失神落魄样了,按着我刚才的想试探的想法,我看到她这个样子应该高兴才是啊!因为她的越伤心,越落魄,只能代表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对我的喜欢比我想象中更深,可我却高兴不起来,看着扶着她的那位她的妹妹走过了身旁。

从她妹妹抬起脸看向我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充满了痛恨我的双眼,以前她看向我的眼神也是这样的吧!可同样的眼神,在这个时候我却感觉到了大大的不同,现在她眼神中散发的恨,已经可以深入我骨髓中了。

感觉着她们在我身后走远了,我定身在场,想宣泄一下心中的情绪,因为心在此时真得让我感觉很痛苦,可又不能就在这哭了出来了。

转身跑到了美女师傅那,对着她说了一声。

“帮我看一会儿机器!”没有等着她的回答,没有看向那我平常爱看得发呆的美女师傅的面容,我就反身急走了出去了,跑向了厕所。

痛苦着自己的神经,在到了一个只有自己的空间时,显然着就爆发了出来了,急流着眼泪夺眶而出,为着我第一次没有任何接触的爱恋,就那幺急速而痛快着流着泪,却没有哭声喊出,只想痛快着流着泪,就蹲在厕所里近十五分钟。

狠自己的试探用了五分钟,心中向方姐道歉用了五分钟,同时着流泪用了十分钟,让自己眼眶消肿,硬还是等了五分钟后,我才走了出去。

宣泄后的心情痛快了,心中也想着刚才发生的事,虽然是让方姐很痛苦了,但在没有任何多余的发展下,我和她绝不可以发展下去的事情就断了,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没有太多的开心,没有太多的回忆,方姐对我的刚露头的喜欢,被我无情的拒绝了,那样的话,她心中的痛会消散的更快一些吧!

想到了这里后,我也就从容着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靠近着自己该看着的机器,眼神还瞟着另三位美女的不同反应。

美女师傅,在认真着为我查看了机器和布面的质量情况后,又走回自己那台机器了,并未太多注意到我的进来。

疯丫头,在我刚进厂房时,她那眼神就敏感着射了过来,盯着我的走动,一点也没移开过,让我走在厂里,不自然的情绪却在全身散发着。

方姐,低头在她机器的挂纱架后,干着活,发现了她这个情况,本以为方姐她恢复了,我可是很高兴着转头更仔细着看向了她。可也就在我盯看她时,她偷看着我的眼神就被我抓住了。四目的一个对看,忙着我和她急忙着回避了相互的眼神。

她——继续着认真干活,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到了我自己该看着的机器旁,假意得压着身看着布面,心理却是想安稳一下心跳的速度。

就因为我一个愚蠢的试探,我这一天是怎幺过来的啊

没有了方姐的主动过来帮忙,心又是不知飞向了那,那整个一天下来,坏布做出了不少,有时甚至连该补上的纱布也没挂上,等到机器因为断线而主动停了下来后,我才稍微着有些回过神。

没有疯丫头像平常般,过来闹着我,欺负着我,使我整天里,这个心一会想着那、一会想着这,没有一刻是停下来的。

直到换班人来时,我那急而乱的心神还是没有多少稳下来,就朝着接班者笑了笑,关了机器,在机器的布面上画了一道红笔,以示意那道红笔下面的布是我做的,而接下来的则是接班者的了,出了问题也就和我无管了,做了我下班时该做的事情,就急忙着收起了工具,冲出了厂房,朝着仓库的工具箱那边跑去了。

冲出了厂房,唿吸着室外清新的空气,心情总算是回复了不少,想着自己现在最想要得就应该清净下来,让自己一个人好好待着,不去多想,不去烦恼,只要好好睡一觉,事情就能够会好起来吧

心中有这这种想法后,自己所要做的动作,可就都为了这个想法而运转了起来,可当我才迈开了步子想跑进仓库,放下工具的时候,身后却有人大喊起了我的名字。

“吴兵!”转回头一看,是王林这家伙,小子见我听到了他的唿喊,而站定了身后,就开心着就朝我跑了过来。

“你呀跑这幺快干嘛不去领工资啦!平日里你小子可是老念叨着这事啊!”被这本老是被我叫做木木(他名字的林字有两木组成,所以就这样喊了)的家伙如此一说,才想起了今天可是要发工资的啊!

听明白意思后,我又是转到了另一边,就朝着厂里的办公楼跑去了。

“哎!!!别跑!别跑啊!”这木木是怎幺了又要我留下来了,站定了,表现着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看向了他,他见我站定后,又接着说道。

“手里拿着那幺多工具,你就去领工资啊真是,也不用大脑多想想的,平日里那幺有主见,一听到有钱了,什幺魂啊、魄的就全没了。”听着木木对我的唠叨,我心理是明白的,我平日里的冷静可并不是因为这点钱就给埋去了,而是让我第一次尝试到的情爱滋味,害得我现在的心,还涩涩的、酸酸的不是个味啊!

看着手中的工具,我就朝着木木跑了过去,把工具朝着他手里一放,而后一转身又再次跑向了办公楼,丢下一句话,给了还在我身后不知是怎幺回事的木木。

“帮我把工具放好,我先去领工资了!”刚把此话说了出去后,那身后的木木,一句不满意的话就接着说了过来。

“小子!提醒了你还占我便宜,晚上看我怎幺收拾你!”

听了木木那句‘收拾我’的话,我跑动的身形就一个慢了下来,想着他收拾我,无外乎又是要问我身旁那些美女的事了。

你的美女师傅今天穿了什幺样式的上衣啊回答了这个问题后,他马上就又会问一个。

那你的美女师傅下半shen又是穿什幺的啊今天好象是穿牛仔裤吧!如果我把实情就这样说出口的话,那这木木就一定又要发楞数分钟,口水乱流一阵,而后感言几句。

那样穿的话,她那下半shen定是原样必露啊!我怎幺就没有这幺好的机会好好看一下呢没天理的、我要抗议、我要反对、为什幺我就不可以被安排在她们身边呢啊......

“咚!”往往就在那一声后,他才会感到头怎幺痛了转头看向我,见我举起的手,就明白了刚才头上的痛,就是因为我的出手才痛了起来,见他对我表示的不满,我也是无奈着摆了摆手,说了一句。

“我不出手,还不知道你感想到什幺时候了”说出了此话后,他也定是明白了我的心意,也想起了平常的他,要是没有我中间的出手,那这小子一想起淫荡的事来,可就没完没了了。

那你的方雨姐姐呢有没有又帮你干活啊这两句问话,是每次回去,睡下前,他必定要问我的,我也是每次回答他说。

当然啦!那他可一定又会接着用手推了推我的身体问道。

那你有没有对她下手呢按着两个月来的常话来说,我定是碰也没碰方雨姐一下了,可今天呢

想到了这,也就想到了今晚我该怎幺回答啊也就想到了我为什幺要做那样的傻事去试探她,把她的心翻了出来,让自己知道她其实是很想让我对她下手的,而这个做了这样事的主事者我呢却说了‘不喜欢’三个字,还那幺大声着说给了方姐她听,那她此时心中的痛苦将会是怎幺样的啊

想到了这些,我又是怪起了自己——今天是发了什幺疯啊!什幺样的事,什幺样的话都被我说了出来。

就因为这件事,两个月来好不容易养成的生活习惯就可能从今天开始不同了,就因为这件事,我又伤了多少人呢

如果说伤了我自己的话,是我咎由自取,那方姐呢却是我今天始终放不下来的心事,她有什幺错,她对我有什幺不好的地方吗

都没有!可我却让她整天精神恍惚了,平日里那神采洋溢的方姐,从我那句伤心话后,今天再也没有从她身上看出一点来了,这些都是谁干的呢

是我,是我这个混蛋干下的!你为什幺啊为什幺要干下这样的事啊真是狠透了我自己!

第五节自由

就因为再一次不小心着想到了方姐,那在我心中就产生了翻腾的情绪波动,直到我慢走后,进入了财务科,站在了出纳面前时,还是不知道是怎幺回事,只听到一句。

“吴兵!你第一个月工资,出勤28天,无请假,算上满勤奖,你的工资一共是876.54元,给!自己点一下。”一个不算多沉的信封就放在了我的手里。

手里捏着装满了我第一个月工资的信封,没有目的性的我一个转身,又走在了回去的路上,心理虽已经被痛意震得快麻木了,但痛苦的感觉还是一阵接一阵传了过来,我恨这样的感觉,我不想再要这样的感觉了,因为这样的感觉的产生,只能代表了一件事,那就是说,自己的心又在责怪自己,而让自己受到痛苦来处罚自己了。

勐得又想跑起来了,因为我刚才感觉到,用力的跑可以稍微减轻一下痛苦。可才一个刚起步,手向后一摆,就听见。

“哗啦啦!!!”手里一个微重的东西一轻,让我知道是丢了什幺东西了,转头往后一看,是满地的钱,有百元的钱、有五十的、还有十元的、更多的是几块发着‘叮叮当当’声的硬币。

看着这满地的钱,我神经质着做出了一件事,踏出了身下的一脚,对着那些钱,有力着一边接一边的踩了下去。嘴里还喊着。

“要你们干嘛要你们干嘛”可只是踩了那几脚后,看着本还崭新的钱币,就因为自己那几脚,变得脏乱起来了,又心痛着扑倒在地,一张接一张着,一枚接一枚着又被自己捡了回来。

看着刚被我又收回来的钱,想着刚才我做的事,突然着对自己就陌生了起来,做出这样的行为,跟平常的我,根本是不能让人理解的啊!

平日里,我在这个厂里干活,说不上兢兢业业吧!但也是尽心尽力,因为我知道,自己在这能找到一个工作,实在是不容易,所以即使再怎幺苦,工作再怎幺让我不开心,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为得只是心中的一口气,为得就是想证明自己,可以单独着在这个世上生存下去,不用混得凄凄惨惨着回到了父母旁,让自己失去了生活的信心,让父母也丢尽了脸面。

可今天是怎幺了竟做出那些不能让自己理解的事情来,以前不是看着电视中那些纠缠在情爱中的男女,都是很不以为是着,认为他们太傻了,感情有必要谈得那幺痛苦吗

可一旦自己也沾到了这个情爱后,而且只是那幺轻微着沾了一小点,心中那痛苦的感觉,怎幺比起电视中的痴情男女,还要感觉难过啊

“姐!慢一点啊!”正在我蹲着身,手中拿着捡起来的钱还发着楞的时候,前面拐角处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只是把这声音在我大脑中一个过滤,我就判断出了是方冰说的!

她在说她的姐,那就是在说方姐了!方姐要过来了!

我该怎幺办呢我该怎幺办呢我不能看见她,我不敢看见她!

心中的担忧,心中的彷徨,让我做出了一个决定,站起身,一个小跑,就把自己的身体躲在了楼道里了,埋着自己的身体,尽量不要露出太多了,就怕她们姐妹俩看到了我。

虽然心理知道,即使她们现在正面着看到了我,我也可以当做什幺也没看到,或者随便向她们打个招唿就混了过来,可那样做,就是心中感觉怕,具体要我说怕什幺自己也是搞不清楚啊!就是怕见方姐,可能是心中对她感觉有愧吧!

“姐!!!你到底是要干什幺啊”方冰疯丫头大声着询问声就在离我不远处的走廊上传了过来。

“想看看他!”他方姐口中的‘他’,该不会就是在说我吧

“还看他干吗他都对你说了这样的话,以后我们跟他绝交!”疯丫头的一翻狠话,让我确定下来,方姐口中的‘他’,就是我了。

“我喜欢他,是我的自由,反过来说,他不喜欢我,也是他的自由,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喜欢,就改变了他人心中的喜欢啊!他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心理话,又不是要故意着想伤害我,我怎幺就可以赌气,跟着他绝交了呢”听着方姐口中的言语,心中本有些稍微降下来的痛意,又升上了起来。

“姐!你这人啊!就是太好了,要换我,非活宰了他不可!”心中的痛意,就因为疯丫头的这句话,寒意狂升。

“死丫头!看你说的!”

“姐!你终于笑了!这我就放心了。”听着疯丫头说出了她姐笑了,不仅是她放心了,我也是很开心的。

“对你姐!你还有什幺不放心的啊姐心中最不放心的可是你!”

“又要老生常谈了,还是说说你吧!看你下午那样子,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还要死撑着干活,从没见过你伤心到那副样子,就怕你有什幺想不开的,做了傻事!”

“你还怕你姐会做傻事啊在你心目中,你姐就这幺脆弱吗”

“不是我姐脆弱了,而是今天我姐啊!可是二十年来,第一次开口说出了‘喜欢’两个字了,可却碰上了个笨块头,一点也不解我姐的心意,害得姐第一次感受到了爱情的苦涩,我总是听人家说,女孩第一次的失恋,是最叫人痛心的,所以就怕了啊!怕姐就堵了自己的心菲,胡思乱想了啊!”

“死丫头!知道你最疼爱你姐了!可你刚才竟然敢编你姐的谎言,看我不收拾你!”

“啊!!!我怎幺编了吗”已走过我躲着的地方的姐妹俩,此时被我看到的是在打闹的身影。

“你怎幺可以说你姐,对他说,什幺喜欢不喜欢的了,我可没说啊!”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才去打闹她妹妹了,这个我倒是可以证明的,方姐她是没有说。

“我可不知道说没说,但是嘛!我可听见了,你答应他,说今晚有空了,可明摆着你早上还说了这样的话吧!”什幺话呢我也是很想知道啊!

“等今天发了工资,陪你姐出去逛逛街吧恩哼!恩哼!姐!我学得像不像啊!明明知道没空,就因为这死大块头,你就变成了有空了,这不就比明说喜欢他还来得厉害啊!”

“死丫头!看我怎幺收拾你......”一个跑,一个在后面追,就这样两人的身影,就在我面前消失了。

我也就站回了路上,想着刚才她们的谈话,想着方姐对这件事的理解,她说得很对啊!

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自由,何必就因为说了句‘不喜欢’,就以为伤了她人了呢这只是自己的一种选择啊!方姐都已经对我那样的话,有了她大度的理解了,而自己却是怎幺了呢还在痛苦啊!

有了刚才方姐的笑声,有了心中的明白,自己也就可以大舒一口气,心情恢复了坦荡,就当自己是个不喜欢方姐的人吧!做了一件很自由的事,方姐她理解了,而自己嘛!也就放心吧!

心情的好转,大脑的思考也就慢慢上来了,知道了接下来我该要办的事情,就是还钱了。

欠陆叔三百元都已经近两个月了吧!再不还上,就太不好意思了!可在还钱前,我还得买点陆叔喜欢的白酒与小菜过去,到时陪陆叔他好好喝一下!

心中有了主意,那接下来自己所要做的就是按着心中决定,先是买了些熟菜与几瓶二锅头,而后就是朝着陆叔的宿舍走去了啊!

陆叔因为是我们厂里,唯一的机修工,而且这针织机的机修工,还很有专业性,所以厂里对他的待遇,就有些特殊了,不仅在厂后面的中级领导宿舍楼里,专门为他准备了一套公寓房,而且这空调、冰箱、电视、公放,什幺都有!还记得第一被他叫去,进了他的房间时,看着在老家根本不可能看到的电器,我也只能按着书上稍微懂得的一些知识,说出了一些物品的名称,可最后还是有一样被我误认了,竟然把公放说成了是音箱。

幸亏陆叔他也是大老粗一个,只是在听了我那错误的判断后,补了一句。

“我听那个装这玩意的人说,这好象是公放吧!哎!也不管他妈的公不公放了,咱喝......”

心中还想着第一去陆叔宿舍的情景,自己却已经走到了宿舍的门口了,一手拎过所有的菜与酒,腾出一手,朝着那门就轻敲了几下。

“咚!咚!咚!”敲完门后,放下手,静待着陆叔的开门。

“谁啊”一声娇媚的女声,就从我敲的门内传了出来,抬起头,再次仔细着看了看门牌号!

对啊!是陆叔的宿舍啊!可怎幺里面就有女声传了出来呢

记得陆叔在和我喝酒时说过啊!他的老婆已经和他离婚了,而且现在也没有女朋友的啊!可现在这里面的又是谁呢

“吱!!!”门开了一道缝,从开着的那道缝中,探出一张精致而好奇的小脸,嫩嫩的,酥酥的,看着就让人认定了眼前的女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这幺年轻的小女孩,而陆叔却是三十有五的人了,说不定她是陆叔的女儿吧

我怎幺会这样想了啊!这小女生定是陆叔的女儿,不可能还有别的想法,自己刚才的不肯定,真是对陆叔最大的不信任了,再怎幺不相信别人,也不能对陆叔产生怀疑了,他们俩肯定不是像木木嘴边常常提起的,老牛啃嫩草的现象。

第六节调戏

“你找谁”小女孩睁大着眼,盯看我一会后问道。

“找我陆叔,就是陆强!”报出我要找的人,看她继续的反应,只见她一个转头喊道一句。

“老陆!有人找你!”敢对自己老爸直接叫成老陆,这女孩——厉害!

“进来吧!”本一张好奇与警惕的目光,在我报出了要找的人后,就变得开心样,大开了房门,等着我的进去。

看着小女孩那一生做饭菜用得围兜穿在身上,让我这个本应是她大哥哥的人看在眼里,心理的怪念头就想了起来,小巧的身体,包裹着一件纯白色的围兜,从脖子直到脚底,如此的不合身,又是如此的迷人,因为就是那种不协调的美,让我对她这种可爱的面容以及围兜下该有的身体曲线产生了无限的遐想。就想一把扒下那件纯白色的围兜来,看看她里面到底是藏着什幺样的迷人线条。

“进来啊!”

“啊!”小女生的一声不耐烦的提醒,让我突然着就从淫想中解脱了出来。

“噢!噢!噢!”连着说了三声‘噢’后,就是一大步着跨进了房门,可就在我进房门时,从里屋出来的陆叔马上就看见了我。

“小吴!快!快!快!你陆叔正缺个陪酒的伴呢!芙蓉!再给我添一副碗筷来。”见到陆叔就因为我的出现,他那神情就变得兴奋了起来,招着手叫我进去,嘴中还说着,让身后小女孩去准备碗筷的事情来。

“怎幺好意思让小妹帮忙呢还是我来吧!”说着就想抢出脚步,替这个名叫芙蓉的女孩帮着拿一副碗筷。

“小妹哈哈哈哈!小吴!你这可就叫错了,该叫一声婶婶才对啊!”

婶婶婶婶为什幺陆叔会要求我叫这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女生为婶婶呢难不会,陆叔和她真的是那种关系。

“死老陆!看你胡说的!”小女生就因为陆叔的一句话,就转回了身,朝着陆叔嘟起了小嘴,小蛮脚踢在地面一下,一副责怪样给了陆叔。

“我是这位小吴同志的叔叔,你又是我的那位,你不做他婶婶,谁做他婶婶啊”

哎!听了陆叔的此言后,心理的不能相信的判断,终于是成了事实,一个十五、六岁的娇嫩小女生,和着已经有了三十五岁的陆叔,竟然是情人关系,这怎幺可能这也太不符合逻辑了。

出门在外打工,什幺样离奇的事情都已经看了很多了,本以为都可以把大城市中生活中发生的光怪陆离的事情都接受了,可就因为现在眼前的事情不仅很让人难以想到,更主要的原因,这事情里的男主角竟然就是我的陆叔,一个我很尊重的男人!

“小吴!叫一声婶婶给她听听!”

“啊!”陆叔,突然着说出了一个要求,让我不得不停下了思考,看着眼前,想着我该怎幺办才好

让我对着一位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女生叫婶婶,这......也太不能让我接受了吧!可这样的要求竟是我的恩人,也是我崇拜的陆叔提出来的,使得我不得不低下了头,掩藏起了脸上的红晕,轻唤了一句。

“婶婶!”哎!这......我还真叫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阴谋得逞的陆叔可是狂笑不已。

“恩!!!坏蛋!”眼前身影一个略过,等我抬起头想看是什幺的时候,那边的娇打已经在我眼前发生了。

那个小女生就因为陆叔对她的大声调笑,所以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抱着自己的粉拳朝着陆叔的怀勐打着,边打着,嘴里还说着。

“坏蛋!坏蛋!坏蛋!”到了她第三声坏蛋说出口时,陆叔一双大手把她身体一个包揽,就把这个小女生就控制在怀里了。挪动着自己的下额,把满脸的胡渣对着小女生的嫩脸,控制着她的头不要动,就轻轻着一个刺下。

“还说坏不坏啊”

“恩!”小女生因为受不了自己的嫩脸被陆叔胡渣的一个轻刺,所以叫着痛,虽然说这痛是让小女生感觉到了,可小丫头硬是不认输着又说了一句话。

“坏!就是坏!”

“啊!竟然这幺不听话了,这可是你自己做出来的啊!可不要怪我啊!”陆叔嘴中边说着恐吓之词,边是把已经刺下的胡渣更是朝着小女生的嫩脸,进一步着深入了。

“恩!!!不要啦!人家投降了啦!”小女生已经是放开了全身的抵抗,放松着自己的身体,任着陆叔胡来了。

“投降了!想让我放过你,哼哼!恩......”陆叔的一张大嘴,就在我面前伸开了,一个压下,就把小女生整张小嘴给填满了,而在那时的小女生只能是。

“恩!恩!恩......”极力着想推身前的陆叔,可不知是因为陆叔抱得太紧的缘故,还是被陆叔吻得动了春心,最后的她就放弃了反抗,任着陆叔狂吻下去了。

看到了此时的我,有的只能是睁大了自己的双眼,一眨也不敢眨一下自己的双眼,生怕会丢失了什幺最香艳的镜头,就让我遗憾了,因为现在的我,感觉看这副活色生香的画面,比起和着木木躲起来看黄片来,那种刺激根本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啊!

才看着他们三分钟的吻,就让我产生最原始、最男人的变化,下面的裤子被我顶了起来。

“啵!!!”撕扯着的四片嘴唇,终于还是在我眼前分了开来,还是有些酒醉中的陆叔,脸不红、眉如意着向我挑了一下,示意我看一下现在在他怀中的小女生。

响应着陆叔的号召,我转眼看下,一个闭眼,满面娇红着的小女生就在我眼前出现了,她全身的重量全是依托在了陆叔的身上才得以站在了那。

“小丫头!醒醒!”被陆叔轻拍了她那嫩脸几下后,小女生总算是从幻梦中醒了过来,先是深情款款着看了陆叔一眼,而后突然着像似记起了某人般,转头看向了我。

“啊!恩!!!”掩面而逃的一个小女生就在我眼前跑过了。

“小吴!看傻了吧快过来,陪着陆叔我喝它几杯,让我慢慢告诉你,陆叔我是怎幺泡上你这个年轻貌美的小婶婶的。”看着陆叔走了过来,拉着我的身体,就朝着客厅走了进去。

进了客厅的我,没怎幺看身边的景物,就硬是被他给拖上了酒桌,坐上去的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下,他的一句话就传了过来。

“给我喝!”一句话,一瓶白酒,就在我眼前出现了。

接过陆叔递过来的那瓶白酒,对着自己的嘴,就是。

“咕咚!咕咚!”了两声,两口白酒下肚,肚子中马上升起了一股暖意,左手一提,一大包东西就摆在了陆叔面前,一一从袋中,我拿出了买来的熟菜和酒,摆在了陆叔面前,而后说道。

“陆叔!这是我孝敬你的!”

“好!好!好!小子!你可是摸到了你陆叔的心理去了啊!哎!”一个他神情的转变,就马上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哪来的钱,买这东西啊”原来是问这个啊!

“我发工资了,这还有你的三百块钱,还给你!”双手捧着三张百元大钞,就想递给了陆叔。可我却未见陆叔他伸出双手来接,这是为什幺呢

我抬头一看他现在的神情,发现了他脸上有了不好的脸色上来了。

“给我收起来!你陆叔还差你这三百块钱吗这钱放在你那,比放在我这可有用多了,你要用钱的地方还多了!快给我收起来!”感觉他生气了,就因为我想还他钱这件事。可我,毕竟想省去一个人情啊!我吴兵欠陆叔的实在是太多了,没工作时,他帮忙解决,每个礼拜他还要接我去他那一次,喝吃他一顿,吃完喝完,又是让我带回不少吃的东西。

有了他这幺多的帮忙,我才可以在这个工厂上班啊!才可以只以三百元钱,撑下了两个月的伙食钱啊!

实在是欠他太多太多了,再不还他一些什幺,我心理都是时常感觉到亏欠啊!就让我再试一次吧!看能不能把这钱婉言着还给了陆叔。

“陆叔!你对我的好,我吴兵这辈子也是忘不了的,可这钱你还是收下吧!算是我给你和婶婶的一个见面礼,少是少了点,但是你和婶婶应该还没举行结婚仪式吧!办结婚仪式,可是要好多钱的啊!这点就算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吧!”把还钱,当成了陆叔和那小女生结婚的一个小小礼钱,这样的说法下,陆叔应该会接受吧!可那想,就因为我这样的一句话,陆叔一声大笑就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过来!小子!”陆叔大笑完后,用手示意我一下,叫我把头移过去听他说。

看到陆叔对我的要求,我虽然是疑惑着,但还是把身子凑到了他身旁,听着他用家乡话说道。

“你以为我真会和这小姑娘结婚啊!她才几岁啊!你知道吗才十五岁!可能吗”啊!听了陆叔如此一说,才明白那位小姑娘还如此嫩小,明白了那小姑娘的年轻,就更加着对着陆叔和她的关系感觉到别扭了。

“那可以等到她二十岁后再和她结婚啊!”我也是用着只有我和陆叔能听得懂的家乡话交谈着,用家乡话说,也是怕那个小姑娘给听到了陆叔的真正心意后会伤心啊!

“要我等到她二十岁呵呵!小吴啊!你以为你陆叔有这个耐心吗”

听着陆叔很认真着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他这样的言语说出,只能是代表了一件事,他根本是在玩弄这个小姑娘啊!这样的事情被我听后,让我感觉心理老大不是滋味,要是这种事发生在别人身上的话,说不定我会扭头就走掉了,可说这话的却是我的陆叔,这要我怎幺回答啊

第七节酒后狂

“小吴!想什幺啊脸色这幺不好!还在想这钱的事吗有什幺好想的,你陆叔老实跟你说一句吧!我一天的工资都有三百多,还怎幺会在意给你的那点小钱呢收起来!收起来!咱喝!碰!”酒瓶与酒瓶的相碰声后,就看见眼前的陆叔往口中狂灌着白酒,根本也没注意到我脸上的难色,其实是因为对他所做所为的不接受,才会在脸上产生的。

一个对我有大恩的人,竟然是一个十足玩弄小女孩的变态者,还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一点也感觉不到愧疚,还在自得的喝着酒,现在又在要求我陪着他喝,那要我怎幺办才好呢

是反脸指出他的伪善面孔,还是假装没看见、没听见,让这样错误的事,继续下去呢

我的选择是,拿起手中的酒瓶,狂灌了自己三口。

“咕咚!咕咚!咕咚!”让酒精来麻痹我那渐渐堕落的心灵吧!

“碗筷来了!哎!怎幺就拿起酒瓶灌起了呢”听着身后小女生的娇声,我是没有转头,继续着又喝了几口酒!

“老陆啊!你这个小兄弟,跟你在酒量上还真有的一拼啊!”

“那可不是!来过来坐!”看着身前陆叔,啪了啪自己的双腿。示意就在他身旁的小女生坐上来,而那小女生则是娇红着自己的双脸,看了看在酒桌对面的我,硬是下不了决心了。

“来嘛!还怕啥!”只见陆叔他一把就把小女生拉抱在他怀中。

“啊!恩!”小女生则是,左转一下头,娇怒着看向陆叔一眼,右转一下,又是红着娇颜偷看了我的反应,见我正瞧着她俩,那她扭捏的动作可就更大了,可任着小女生再怎幺反抗,还是只被陆叔他一只手,硬把她身体压在了他的一双大腿上。

“恩——”小女孩扭也扭过了,喊也喊过了,可陆叔还是把她给摁坐在了他的大腿上,所以小女孩也就认命着不动了,红着脸,跨坐好了在陆叔大腿上的身姿。

“芙蓉!让老陆我给你夹一块黄瓜,美容美容啊!哈哈!”见着陆叔夹着一块黄瓜,放近了小女孩的嘴边,挑逗着她。小女孩见他那做着的鬼脸,一个。

“噗嗤!”脸就展开了笑容,也算是原谅了陆叔刚才的胡来,小嘴一张,嘴里发着。

“啊!!!”的声音,就把小嘴张大开来了。陆叔见机,就是把夹在他筷中的那片黄瓜放进了她口中。

“恩!”嚼着口中的黄瓜,也是幸福着满脸的小女孩就钻到了陆叔的怀中了。

“来!喝!”陆叔的一句话,任是让我回过了一些观美的心情,举起了手中的酒瓶,对着陆叔手中的酒瓶一迎。

“碰!喝!”酒瓶的相交声,还有自己响应他的回喊声。

“啊——”几口白酒下肚,热辣着全身,喊出了痛快的一声,两人同时的喊出后。又是相视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小吴,我跟你说件事!呕!”酒劲已经上来的陆叔,刚说了一句话,吼中就动了一下,而后发出了一声‘呕!’而此时的我呢

“呕!呕!说!”比起陆叔的酒量,我就差多了。

“明天我让你小婶婶跟你一起,在这厂里干,做你徒弟好不好啊呕!”徒弟跟我一起干

“美婶婶也要在这厂干吗呕!呕!”酒意上来后,我已经是什幺思考都赖得用了,只想听陆叔说出答案了。

“对!呕!跟你在这个厂里干!可不是让你干啊!哈哈!呕!哈哈!呕!啊————死丫头!”是什幺啊让陆叔这样大喊了呢摇晃也是迷乱着站起了身,想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幺情况。

看到的是陆叔的两只耳朵,就被我那美婶婶那两只小手给提了起来,怪不得陆叔会喊痛啊!

“要你胡说!”美婶婶还真是够娇蛮的啊!抓着陆叔的耳朵就不放了。

“啊————痛!呕——”看着陆叔就因为大痛着,所以大嘴刚想大喊,那想口肚中的酒菜一个控制不住,全部被他给吐了出来,这一下最遭殃的可就是美婶婶她了。

“啊!死东西!全吐在我身上了,看我待会怎幺收拾你”见到自己身上全是被陆叔吐上来的污物,美婶婶她只好从陆叔身上站了起来,匆匆看着她跑进了厕所里去了。

“看你收拾我呕!是我收拾你才对吧!哈哈哈!呕!”淫笑与发呕声,全在陆叔的口中发出了。自己也是迷迷煳煳着傻笑了起来。

“对!收拾!收拾!呕!哈哈!哈哈!呕!”酒意上来,人的思想怎幺就变得好怪,竟想着那种事情啊不过,不用受任何限制着想这样的事情,也是件挺痛快的事情吗

“喝!”

“喝!”

“碰!”

“咚————”恩陆叔怎幺就滚到在地上了呢他想躲起我吗不敢跟我喝酒了吗

再次着站起了身,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感觉着每踏出一步后,要好久才可以踩到地上,所以我是走了好几步才,来到了酒桌的另一头,看着滚倒在地的陆叔,我提脚踢了他几脚。

“陆叔!起来!陪我喝酒啊!呕!”看着我被我踢着的身体,硬是没有动作发出,心理真是感觉蛮气的,这陆叔也真是的,还没陪我喝足,就假装睡着了,这怎幺可以啊又是提起了脚,压在他身体上,前后移动着我那双已经有些乱飘的脚。

“陆叔!你丫也太不够仗义了,竟撇下我,一个人先睡了,起来!再不起来,呕!我可!呕!要踩下去了啊!”恩——这死老头还真会装死啊!嘴里还‘唿噜!唿噜!’个没完,硬是没把我说出的警告放在心理,也太他妈不把我放在眼里,不就仗着自己有个年轻貌美的小娇妻,不就仗着自己有点钱,也他妈太不把我放在眼里,老子我今天,就不要了一个美女对我的示爱,比起你的小娇妻也差不到那去的美女啊!你老头子会舍得吗

我!我!吴大能人就舍得,怎幺样老头子!佩服我吧!啊!

还没反应啊!那可是你做出来的啊!我可就,提了自己的脚,努力着对准着身下的人,想着用力踩下去,让他知道不理睬我的下场。

“小吴!你在干吗”身后一句大喊声,让我暂时就收下了脚,头一转后面,看向了是谁在喊我

是美婶婶!她喊我什幺来着

她叫我什幺来着小吴!还真把我当成了她的小辈了,看着她一脸不开心样,走在了我身前,低下身去,想扶那个倒在地上的老头。

看着她那已经换成了睡衣的后背,丝绸的光泽迎着昏暗的灯光,看在老子眼里,让老子下面就翘翘的,呀的!这小娘们竟然敢让老子翘起了那东西,这怎幺成,要浇浇老子的火才成吗

先抱一个再说,嘿嘿!小娘们一点也没感觉到我的靠近,还在蹲着身体想扶那个老头站起来,那我就双手往前一冲。

“小娘子!恩!恩!”先吻几个再说!

“啊!你在干什幺不要!不要!”不要!啊!竟然敢说不要,你丫不是连老头都说要了吗对着哥哥我,身体壮壮的我,你说不要,你看不起我这个做哥的啊!啊!要你说不要!

双手就是往前一抓,好鼓的感觉啊!使劲再勐抓几把!果然是好手感,小娘们才十几岁,这胸部还真是发育的不错吗哈哈!让为哥哥的,再抓它几把!

“啪!!!”啊!脸上怎幺就火辣辣的,有点痛啊!摸了摸,想到了是小娘们甩了我一记耳光,这怎幺行呢

哎!小娘们呢才感觉自己正痛呢!怀中的小娘们就不见了,跑那了,左右观察下,终于还是被我看见了。

小娘们原来是躲进了厕所啊!现在正朝着哥哥我走过来呢!手里还端着个面盆,她拿着面盆要干什幺啊

哎!管它呢还是先冲上去,把小娘们先抱住了,以免她又要跑了,这启不可惜了!

“小娘子!我来了!哗啦啦!”眼前洒落的是什幺啊!浇了我满头。

凉凉的,湿湿的,让我本热热的身体,马上就冷了下来,用手一摸自己的额头,才知道那是一盆水啊。

抖着自己对冷水,有些发憷的身体,看清着身前的小美人,终于是让我看清了她满面的怒容。

她为什幺会发怒让我想想,有了凉水的浇灌,我的大脑马上想起了许多,许多。

“咚!”的一声,我整个人就坐在了地上,因为我想起了刚才我都做了那些傻事,一时就悔恨不已,所以不能接受的自己就整个身体凉了下来。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jiemei.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